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活动趋势谈之话题五:如何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速人才培养
来源:印刷工业杂志社浏览数:11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活动

6大行业热点话题

23位重量级嘉宾

3天持续报道

在海量信息中寻找你需要的深度资料

LET’S GO


QQ图片20171224200315.png


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要怎样发展,我认为还是要结合上海的发展现状,继续坚持校企合作。未来,我们要将校企合作放在融合的平台上,把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重要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的表达方式放在平台上,把新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新成果融入这个平台,这就是校企合作的新模式。


11月,中国印工协组织高校教授、企业家在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举办了校企合作论坛,论坛结束后,徐建国理事长对我说了一句话:“高校的老师说的话题都不是企业CEO思考的问题。”这句话对我触动很大,这其实也正是学校教育和人才培养面临的问题。

一个学校如何做好人才培养,我认为一定是做好校企合作。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创建于1953年,是新中国成立后建立的第一所出版印刷类学校,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与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建的特色学校,我校学生在德国莱比锡拿到了世界技能大赛的铜牌,在巴西圣保罗拿到了世界技能大赛的银牌,今年在阿布扎比助力上海申办2020年世界技能大赛。未来,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校要怎样发展,我认为还是要结合上海的发展现状,继续坚持校企合作。未来,我们要将校企合作放在融合的平台上,建立校企合作理事会来改进教学的培养方案和教育计划,把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这些重要的先进技术和先进的表达方式放在平台上,把新的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新成果融入这个平台,这就是校企合作的新模式。只有这样,培养的学生才能满足市场的竞争。


QQ图片20171224200327.png


武汉大学印刷与包装工程系选了一部分学生,大约15人到20人,与企业共同进行培养,学生会有半年的时间待在企业里。此外,学校也从企业选取了8位适合讲课的老师给学生上理论课,这样的改革在我们专业已经进行了两年,学生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企业也非常满意。

印刷教育的改革一直在路上。早在2004年的时候,我们就在尝试对印刷教育进行改革。当时武汉大学的印刷专业名称叫印刷工程,全国印刷工程专业都在面临着非常大的困惑与困难,这也是很多工科专业面临的问题。于是,我们提出要对这个专业进行改名,因为这个名字并没有吸引力,不足以吸收年轻的血液加入到行业中来。但是,专业名称需要在教育部的专业名称学科体系下进行更改,所以改名并非易事。

最近,有了新工科改革的概念。新工科是2017年国家为了适应新经济变化推出的。这使我们认识到,教育改革不仅仅是专业名称的变化,重要的是让教育能够适应社会的需要。我们这个行业需要人才吗?我想在座的各位企业家都会给出肯定的答复,但是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

目前,武汉大学正在做调研。作为教育部高等教育印刷工程专业的教学指导委员会召集人单位,我们正在研究印刷工程专业如何进行新工科的改革,目的是找到行业的需求,找到技术发展的变化,当然这些变化需要站在国家层面上,同时我们也寻找到资源对专业做出改革,这样培养的人才才能更适应企业和用户的需求。

如今,武汉大学印刷与包装工程系正在对2018年的教学计划进行调整。我们特别期望邀请企业参与到教学改革的过程中来。2015年,我们推出了卓越工程师计划1.0版,现在新工科应该是2.0版。我们专业选了一部分学生,大约15人到20人,与企业共同进行培养,学生会有半年的时间待在企业里。我们也从企业选取了8位适合讲课的老师给学生上理论课,这个过程是和老师一起完成的,也需要备课。这样的改革在我们专业已经进行了两年,学生素质有了很大的提高,企业也非常满意,但是这其中需要很多的资源和支持。我希望在未来新工科的改革过程当中,能够得到各位在座企业的大力支持。


QQ图片20171224200338.png


印刷教育改革需考虑三点:第一,用新的技术创造需求。比如,从数字,到大数据,到云,再到智能化,就是创造需求的过程。第二,要创造一些差异化。比如,武汉大学作为985工程高校,走培养研究型人才之路;我们学校作为省级重点院校,走培养应用型人才之路。第三,是创造价值,企业和学校可联合为行业创造价值。

从印刷发展历史来看,印刷技术的进化,一共分为几个阶段,分别是工匠、电子、数字、云和智能化。我们现在正处于数字向智能化转变的阶段。

从历史发展来看,印刷业都在使用最新的技术来实现目标,今天也是如此。我认为,纸媒体的需求空间正在逐渐接近天花板,但是有些新的需求,如屏幕的需求正在增加。我们为什么会把学院的名称改为数字媒体与艺术设计学院,就是因为我们把印刷和包装行业很多技术上的内容,从设计层面进行了整合,希望可以做出标准化的东西。与传统的设计不同,这种整合是在数字平台上实现的。

从市场需求来看,我们把内容印刷到纸上,也需要做到屏幕上。然而做到屏幕上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交互,另一个是体验。

目前印刷的需求有四类:一是,阅读辨识,这是最基本的需求;二是,个性化定制,就是做一些与别人不同的东西;三是,交互娱乐,比如AR、VR,等等;四是,先导体验。我们学院教育的改革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用设计为印刷服务;二是,与数字相结合。因此,教育方式也有了变化,这种变化可以遵从、参考三点:第一,用新的技术创造需求。比如,从数字,到大数据,到云,再到智能化,就是创造需求的过程。第二,要创造一些差异化。比如,武汉大学作为985工程高校,走培养研究型人才之路;我们学校作为省级重点院校,走培养应用型人才之路。第三,就是创造价值,我们和很多企业做过交流,企业和学校都有需求,但不能单兵作战,一定要联合起来共同为行业创造价值,只有这样才能恒久。


QQ图片20171224200351.png


30年来,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一直专注于将研究成果和应用相结合。在研究所,如果研究人员没有应用成果,评职称就会困难重重。研究并将技术进行产业化应用,一直是我们坚持的文化。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30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出版印刷的技术研究,这么多年我们的名称虽没有更改,但却一直在调整研究内容。就像中科院自动化所一样,若干年前,他们仍以研究自动化为己任,但是目前其所做的主要工作已经不再是自动化,而是智能化。

30年来,我们的技术研究工作,早期是将内容印刷到报纸上,后来又有了电子出版,现在则是智能化出版。我们的主线很明确,就是沿着出版印刷的关键技术不断发展。

30年来,我们研究所一直专注于将研究成果和应用相结合,这也是和一般高校研究所不一样的地方。在我们研究所,如果研究人员没有应用成果,评职称就会困难重重。研究并将技术进行产业化应用,一直是我们坚持的文化。

计算机技术在出版印刷方面的应用,以前叫电子化、数字化,现在叫智能化、人工智能。近年来,大家都在讲人工智能,我们研究所的人工智能针对的是出版印刷的研究。

北大计算机科学技术研究所与方正集团一直保持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可以说,以前我们只和方正集团合作,但现在方正集团已变成我们的第一大合作伙伴,而非唯一合作伙伴。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调整,是因为,如果只与一家企业合作难免会有局限性。

目前,很多企业提出生存困难,我认为,对企业来说,这其实是一种常态,一个好的企业,永远会有危机感,不然前路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