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对于长征而言,印刷也充当着这种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的角色。——《今日印刷》杂志执行主编薛金萍
浏览数:18 

  瑞金,闻名中外的红都,当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就能感受到浓浓的红色革命气息。在“追寻红色印刷足迹”活动的第一站,我们寻访团首先来到了中央印刷厂。触摸着一台台古老的印刷机,看着一块块分类收藏的排版铅字,读着一张张尘封历史记忆的旧报纸,让我最为感慨的印刷在当年中央苏区的重要性。

  毛主席说:“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对于长征而言,印刷也充当着这种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的角色。十年内战时期,没有现在的互联网、广播电视、移动通信,除了信号不佳的电话和极易泄密的电报,只能将报刊、图书、传单、标语、布告等纸质品作为宣传工具,而这些产品的获得必须依赖印刷。

也正因如此,中国共产党多次召开会议讨论宣传工作,也非常重视印刷。

  首先,建立印刷机构。例如,1925年“五卅”运动以前,因为宣传工作需要,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建立很多经过伪装且经常变更地址的“地下印刷所”;1927年,中国共产党在中央苏区建立起简陋的印刷机构,承担图书、报刊、传单、内部文件、纸币等印刷品的印制,当时在各个根据地有20多个小型的印刷所、石印局和印钞厂;直到1931年9月,中央根据地创建了今天我们参观的中央印刷厂,主要承印《红色中华》、《斗争》、《苏区工人》等报刊和革命书籍,以及纸币、公债券、米谷票、邮票等各种票证和有关布告、重要文件;后来1933年2月,川陕革命根据地曾建立木板雕印、石印和铅印3个印刷局等。

  其次,成立出版发行机构。例如,1931年底,中央根据地成立了中央出版局,负责管理、检查、审批苏区报刊和书籍的出版发行。此外,还成立了中央总发行部、中央局发行部、中共中央局党报委员会、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出版局、中央教育部编审委员会、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编审处、红军学校出版科、红军军医学校编审出版科、工农红军书局等出版发行机构。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中央苏区各级各类出版印刷机构先后出版、印刷马列经典著作、政治理论书籍和各类军事、文化、科技书籍,总计350余种,总印数达数万册。

再次,长征路上坚持办报。长征开始之后,由于面临敌人围围追堵截和设备不足、人员缺乏等形势严峻,原在中央苏区出版的《红色中华》、《青年实话》等都被迫停办,但依然坚持出版《红星》报、《前进》报、《战士》报、《不胜不休》报、《干部必读》、《红炉》等。与此同时,留守在中央苏区和游击区各级中央组织的《战斗报》、《工农报》、《抗日战讯》等,在宣传革命斗争和号召抗日救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由于国民党政府的新闻封锁,为了能够真实报道红军长征的实际情况和中国共产党北上抗日的真诚愿望,中国共产党在法国巴黎创办了《救过时报》,在美国创办了《先锋报》。在条件艰苦的长征路上,中国共产党创办的报刊激发了红军的斗志,宣传了党的正确主张,为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


《今日印刷》杂志执行主编薛金萍